视效,视觉特效的简称。电影作为造梦的艺术,略去诞生初期对于视觉影像的简单记录不谈,其实,视觉特效一早就注定了要成为电影的左膀右臂,要深刻影响电影的创作,要无限扩展电影人的思维。早期,乔治•梅里爱这位魔术界的电影大师,凭借漫无边界的想象力,把魔术变到了银幕上,于是,种种神奇的画面令人目瞪口呆,瞠目结舌。梅里爱一以贯之的实践也启发了无数的后来人。

    视觉特效在CGI技术诞生之前,相当考验电影人的智慧。为了达到预想中的视觉效果,导演往往会在摄影、布景、剪辑、场景结合等方面大动脑筋,借助已有技术创造奇观镜头是当时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,却也在不经意间创造出诸多值得借鉴的电影制作模式。比如我们经常听到的逐格拍摄,就是将拍摄对象一系列被分解为若干环节的动作形态逐一摄制下来,而后用连续放映的方式在银幕上产生出活动的影像。再比如1931年出品的电影《化身博士》,影片对人与野兽的变形进行了细致的展现,画面的逼真效果令人叹为观止,人们虽好奇却一直无法得知导演到底是如何做到的,直到30多年后,影片的摄影师才披露出这种神奇的手法。原来,所使用的是一种颜色过滤装置,红色液体被涂在眼眶上,然后慢慢变成蓝色,用蓝色胶片拍蓝色液体就有了“消失”的效果。变形的基本步骤完成后,镜头从脸部移到手部,在演员的脸部重新化妆后,镜头再从手部逐渐移到脸上,从而完成整个变身的效果。

    当CGI技术出现以后,视觉特效的制作变得“容易”了许多,简单的说,就是计算机代替了人工,特效通过计算机合成图像来完成,不过,在特效制作上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一点都没有变少。当然了,这也是伴随着电影人想象力的不断扩展,对特效场景的要求日益精益求精所带来的必然结果。如果说电影特效初期使用的时候,还隐约能看到雕琢的痕迹,而CGI所要做的,就是尽一切可能让这些痕迹消失,让观众相信所看到的就是真实场景。

    回顾下我们被好莱坞特效大片轮番轰炸了这么多年的观影体验,外星人、外太空、机器人、恐龙、自然灾难等等,这些场景即便再逼真,我们在叹为观止之余顶多也就对特效人员的工艺水准产生敬佩,因为我们清楚得很,这些场景都是假的。而那些不动声色、以假乱真的特效场景,才是对特效人员的真正考验。还记得《阿甘正传》里随风飘落的那根羽毛吗?一根羽毛当然不可能完全听话地顺遂导演的拍摄意图,飘出完美的轨迹,这里其实使用了特效。工业光魔的特效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《阿甘正传》对于电影产业的变革,与《侏罗纪公园》有着同等重要性。《侏罗纪公园》中的视觉特技,近在咫尺,庞大的角色将科幻带入近景,而《阿甘正传》却以相反和低调的方式,制作了令人察觉不到的特技。这部电影做了前人做不到的事情,通过改变演员的腿部动作,来改变他们的表演;通过改变画面中的天空,来渲染不同的情绪……所有的这些细节,看似可以用镜头捕捉到,但却无法实现。于是它通过操控细节,来加强故事的叙述。”特效发展到这样的地步,似乎已经不再是辅助手段,它已经变成了故事情节的直接参与者。

    《阿甘正传》里对特效的使用其实不仅仅是那根羽毛,全片多处场景为了展现角色心理活动,伴随故事发展,均使用了特效。这里简单罗列一部分,其实很多特效方法在后来的诸多影片中已经被大量使用,《阿甘正传》可称为开风气之先的作品。

    1、阿甘被同学开车追赶的场景,是用替身+电脑特技完成的;2、小阿甘和珍妮在玉米地里祈祷时身后飞起的一群小鸟,和羽毛一样,也是CG搞定的;3、阿甘在乔治•华莱士州长身边探头探脑,不止州长,他身边的保镖也是CG制作的;4、阿甘在越南战场,直升飞机、轰炸机都是复制粘贴上去的,士兵被炸弹炸飞的场景通过后期电脑复合而成;5、阿甘打乒乓球的场景,其实只实拍了他挥拍的动作;6、华府万人集会、橄榄球比赛、乒乓球友谊赛三个场面,通过CG特技,将少量的群众演员变成了千军万马;7、还原了当年采访约翰•列侬的现场,请当年的主持人化装成年轻时的样子,再把列侬嵌入画面中,制作者甚至还改变了列侬说话的嘴形;8、丹中尉的腿的特技制作特别原始,当时,导演和特技制作者通过挖穿床板、锯掉船舷、拿掉桌子等诸多手段,才实现了想要的效果(现在通过绿幕技术可以轻松搞定);9、尼克松总统说话的嘴形和他手上拿着的奖牌上的字,通过特技手段进行了更改;10、多处自然场景使用了实景和特技相结合的办法。

    赘述了这么多,基本可以想象得到,战争片中千军万马的场面,科幻片中与众不同的躯干、四肢,《阿凡达》中杰克的腿等种种或大或小的场景,都可以通过CGI技术实现。这也称得上鬼斧神工了吧!接下来,让我们好好地领略一番CGI特技的“鬼斧神工”。以下片单综合了多方资料,因对特效技术不甚了了,故借鉴了原作者的叙述。

注:本文转载自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